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From sky to toe 一号

    拍于LONDON

    从相机眼中被割裂的世界是怎样的

    时而广阔时而狭窄

    不可预知

  • 挂在毕业与没毕业中间

    挂在忙与闲中间

    挂在学校与市区中间

    挂在离开与到达中间

    挂在狂欢与离别中间

    挂在梦想与现实中间

    挂在念与忘中间

     

    很多悬而未定

    有些终要尘埃落定

    有些则悬挂一世

  • 见面每个人的问题都是今后的去向

    一切都不定的时候对这个问题就有恐惧

    含糊而答

    而今总算是悬后定下了

     

    最近身体敏感又不适

    只得小心吃饭与专心喝药

    翻翻照片

    想到又可以回到那个激荡的地方

    连看租房信息遇到的那些熟悉地名都让我激动不已

     

    有种喜欢有着落的感觉

    是不是真的有点老了

    一直不想写毕业论文

    是不是害怕真的毕业了

     

    摄于 伦敦街头橱窗 

  • 2010-08-21

    机器与人

    机器人吐了长长的舌头

    机器人很调皮

    但是僵尸也爱吐舌头

    所以

    僵尸也调皮

     

    其实我想说的是

    机器的可爱之处在于它们对于完成任务的执着

    把一件小小的事情当做一生的使命

    就如人找到了自己一生的喜爱并坚持

    真是很可爱的事

  • 2010-05-28

    闲置

    真的是闲置太久了

    不过还真是去了很多地方呀

    还是要胶卷才能提起兴致来

    不争气的相机啊还是大近视对不清

    拍数码就是没有心昌

    相册不能用导致以前的照片全部打失啊难过又沮丧

    夏天的来到意味着要勤劳的忙碌起来啦

    大的小的事情们将会接踵而至

    有重心还是好

     

    一定要振作起来啊

    我们不能一直这样闲置下去

    日子要充满自己